两袖清风

两袖空空清风走,暄雨嚣嚣凭秋霜

你好,这里清风

想找一个大师玩x
千年调_虎啸龙吟
ID容策
没操作没意识的大垃圾orz
除了讲话骚一点也没什么优点了

【肖时钦生贺24H/24h】

肖戴BG向小甜饼。
戴妍琦和肖时钦闹脾气了。还不是小脾气,整个战队都可以感觉到小戴姑娘的低气压。
这事儿还得从上个星期肖时钦刚刚把行李从嘉世搬回来说起。
那天早上,肖时钦在雷霆队友们莺莺鸾鸾聚集一般的簇拥下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大致的扫了两眼房间后,花了五分钟把经理到雷霆的扫地阿姨在内的所有成员夸奖了一遍,因为他的房间一尘不染干干净净,东西摆放的和他走的那天一模一样,像是有个王杰希每天都对着他的房间使用清洁术一样。
没有出现积灰死蟑螂真的是太好了,从来没有想到过你们这群这么懒的人会帮我这个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的人打扫房间,果然你们是爱我的,肖时钦坐在茶水间这样对着方学才说道。
张家兴使着劲给方学才打眼色,暗示他背后逐渐接近的戴妍琦,眼睛都快抽上了方学才愣是没看见。张口就来,“是小……啊!”随着戴妍琦轻快的一声,“队长!”方学才觉得自己腰后面那块肉要被拧掉了,“是、是肖、肖队你风华绝代、倾国倾城,我们爱护您想念你是应该的应该的。”
“……你今天什么毛病?”
把大早上蹦蹦跳跳的小姑娘拉到自己身边“小戴早上好啊,”肖时钦给戴妍琦塞了个纸盒,“我从嘉世那地带回来的特产,老板说女孩子喜欢,我就帮你带了点,拿回去尝尝?”
“谢谢队长!队长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方学才可怜巴巴的看着拿了礼物脸上笑的很开心但是眼神中混杂着警告威胁的戴妍琦。张家兴十分得戴总眼色,架着用叉腰掩饰后腰疼痛的方学才就往训练室走,“队长,我和副队刚刚还在做今天的训练,出来喝口水,我们先进去了啊。”
“去吧去吧。我等下过来复盘,是我们自己以前的录屏,我感觉我有了新的打法,等下大家一起讨论一下。”肖时钦笑眯眯的推了推往下滑的眼镜,果然还是雷霆的气氛适合他啊。
肖时钦舒了一口气,一口喝光杯子里的水,“小戴,我们也走吧。”
“好的队长!”
“队长我们群里说你是因为真爱副队才回来的!是真的吗!”
“小戴……你想加训吗。”
“……!队长你秉公谋私!”
“咳。”
“队长你刚刚在和副队说什么啊!我过来了你都没看见!”
“啊那个啊。”肖时钦把手搭在训练室的门把手上,“我在和学才讲,我房间里居然没有老鼠蟑螂这种东西。队里居然还有那么爱干净的人,而且还那么念着我,居然连我留下来的笔记都理的整整齐齐。”
“那个人肯定很喜欢队长!不然也不会这样……”戴妍琦绕着垂在耳边的头发,小声的说,“别别别别喜欢,都是大老爷们的。受不起受不起。队里就没那种软软的小姑娘,不会的不会的。”肖时钦差点没跳起来,在戴妍琦把话说下去之前就把她的话头打断。鬼知道让这鬼丫头说下去能给他讲出几个呆着雷霆哀哀怨怨等他的“娇妻”。
“哼,我不是小姑娘吗?”戴妍琦推掉肖时钦搭在门把上的手,头也不回的走进训练室。
肖时钦无辜的推了推眼镜,有点不知所措,这小姑娘怎么从他回来以后就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呢?连着张家兴方学才也开始说话支支吾吾,鲁奕宁也是,那盯他的眼神活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肖时钦叹着气走进训练室,清了清嗓子“大家过来一下,我想先开个小会,在嘉世的时候我学到了一些东西,看清了一些以前队伍里存在的问题……”
作战调整会议开的很成功,整个战队气氛也逐渐恢复起来,但是从那以后戴妍琦一直保持着生气的姿态,除了正常的训练和集体活动,一看见肖时钦就横眉泠对。委屈的肖时钦在四期群里天天唠唠叨叨。连黄少天都嫌弃他烦。
「群组」【至尊黄金四期磕炮群】
〔小事情〕:哇,小戴又对着我冷哼。[张佳乐式委屈.JPG]
〔是黄萌萌不是黄烦烦〕:……
〔宇宙第一直男轩〕:……
〔橙汁超甜的〕:……
〔你连眼镜都不对称〕:……
〔手速破万〕:……
〔叫我女王大人〕:破。
〔叫我女王大人〕:肖队,你们雷霆都不用训练的吗?
〔小事情〕:训练啊,但是我是队长啊。你看喻文州不是也在这吗你不是也在吗。
〔叫我女王大人〕:……还挺有道理。
〔橙汁超甜的〕:我感觉肖队现在像是陷入热恋的少女,被男神一次又一次拒绝……
〔是黄萌萌不是黄烦烦〕:小事情你今天已经说了第六遍了第六遍!而且现在还只是中午十一点半!哇!感觉你这根本就是在秀你们队里有女队员!!欺负我们蓝雨没有女孩子!队长队长我们打他好不好!jjc二打一!让他别想这个破烂事好好训练啊!
〔你连眼镜都不对称〕:我还在想这个时候有谁会在线闲聊。
〔你连眼镜都不对称〕:肖队我感觉你是内分泌失调,这个病感觉我们群治不好,你得找微草的。
〔手速破万〕:张副说得好。少天把手机放下,不要带头训练玩手机。
〔是黄萌萌不是黄烦烦〕:队长!我看过了,没人在看我!不会有事的!
〔橙汁超甜的〕:喻队居然这次赶上话题了。打卡贺电!
〔手速破万〕:……
〔小事情〕:[我觉得这事不小,感觉要慌.JPG]我觉得不OK!你们说我已经快回去一个月了,自从那天早上以后她就一直这样!现在全队都能感觉到!他们队长被队里的小姑娘嫌弃了!
“队长不要在训练的时候玩手机!还有一会就午休了!”
“啊、好好不玩了。”肖时钦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地上,擦一把冷汗,继续低头瞅着群里的记录。
〔宇宙第一直男轩〕:我还真知道怎么回事。可我就是不说。苏妹子你也别说,让他去急。
〔你连眼镜都不对称〕:哦吼,看来有内情。
〔是黄萌萌不是黄烦烦〕:哦吼,看来有内情。
〔我就是脱单了你打我打〕:哦吼,看来有内情。
〔叫我女王大人〕:哦吼,看来有内情。
〔手速破万〕:哦吼,看来有内情。
〔小事情〕:快点告诉我!心痛,我们不是一个战线的战友吗!你们都知道我暗恋人家小姑娘还不告诉我!我哪招她讨厌了……
〔橙汁超甜的〕:啊……秀秀这事你也知道就是上次小戴找我们讲的那个。说起来李队你知道现在真的对不起你的群名片……(」゜ロ゜)」
〔小事情〕:!!!!苏妹子我在这!告诉我好不好qwq!你最好了,下次来雷霆我请你去撸串!
〔宇宙第一直男轩〕:胡说!江波涛不是也知道吗,他QQ名还叫佛系养生水呢,连头像都是焚香!哇……肖时钦脸呢脸呢,一把年纪还了学人家小姑娘卖萌。
〔橙汁超甜的〕:hhh不用啦,答应小戴不能讲哒。谢谢肖队。
〔是黄萌萌不是黄烦烦〕:被你们说的我也好想知道。感觉自己脱离了时代,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和队长在搞腾什么阴谋……
〔叫我女王大人〕:诶,萌萌不知道吗,喻队知道这事啊,没和你说?肖队你暗恋人家就要努力去追嘛,不要天天来烦我们这群单身狗,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追女孩子啊。
〔你连眼镜都不对称〕:我也不知道。
〔是黄萌萌不是黄烦烦〕:什么!!!!!队、队长你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小朋友。[方锐式撒泼.JPG]
〔压力山大〕:我也不知道。
〔扫地焚香〕:我也不知道。
〔手速破万〕:我知道。
〔是橙汁超甜的〕:萌萌强势插楼,hhh喻队是说知道怎么追男孩子吗。
〔是黄萌萌不是黄烦烦〕:?????????????????
〔手速破万〕:我是说我知道肖队愁的事。只能说,肖队放心,胆子大一点去追吧,讲了就能成。追不到帮你买小戴的海报。
这群人一个个的,没有良心的单身狗。肖时钦放下手机歪着点身子,试图越过方学才看见戴妍琦在干什么,只能看见小姑娘扎起来的小辫儿随着她的动作小幅度的跃动。嘿,真的可爱。
“肖队,肖队你过来一下。”经理趴在训练室窗户上冲肖时钦招手。
“经理怎么了?”肖时钦被经理拉进男厕所有点懵,“那个小肖啊,我和你说个事儿啊,小戴是队里最小的队员了,你得让着她点,听见没有,不能仗着人家喜欢你你就玩弄人家感情,知道吗。”经理语重心长一脸慈爱。
“不是我、我没有啊,我、嗯?经理你说什么?小戴喜欢我?”肖时钦懵了。
“对啊你不知道吗?上次你走小姑娘哭的可伤心了,我这心疼的哟。赶紧让那帮子野小子去哄她,结果人家小姑娘只想让你哄。我还以为这次你回来的话,小戴肯定会直接和你讲了。”
肖时钦疯了。脑子里转得飞快,苏沐橙和楚云秀知道一件戴妍琦找她们讲的事情。喻文州和李轩混在女选手的群里所以也知道他愁的什么事。喻文州刚刚说什么了,他刚刚说让我放心的去追,讲了就能成。
等等等等。他们是知道自己暗恋小戴的,整个四期在群里说话的都知道这件事!那既然是小戴喜欢我,我暗恋小戴。所以才是讲了才能成。所以、所以现在他是只需要表白了是吗。
刺激。
肖时钦几乎是同手同脚的走回训练室坐下,有点呆滞的看着电脑上的荣耀界面。
“队长?队长?肖时钦?”方学才把傻愣愣的肖时钦叫的回魂“发什么呆啊,午休了。”
“啊?啊……老方啊你和我讲讲我走那天小戴怎么哭的啊……咱今天不吃午饭了。”肖时钦把方学才按在椅子上不许他走。
“诶……那事你知道了啊,刚刚经理叫你出去是不是就是这个事。就你走了以后,我们还没进入悲伤小戴就哭出来了。”
肖时钦走的那天,他要转会的消息还没有漏出风声,所有人默认为他们的队长复盘太辛苦睡过头了,理所应当的没有人去叫醒他们迟到的队长。甚至都没有人去叫他起床,大家认为这个人马上就会来。会像往常一样和所有人问好,会架着眼镜带着大家训练,会在午休的时候给队里一群宅男加餐加菜点外卖,会对着复盘视频喋喋不休……
直到经理进来,宣布肖时钦的转会。
所有人大脑好像都在一瞬间变得有些空白。就看见队里唯一的女孩子漂亮的大眼睛里面突然蓄积起了泪水,她好像不受控制的流下眼泪。经理慌乱的让其他人去哄女孩,一帮子年轻人手忙脚乱的拿着纸巾递给她,只能听到她含糊的带着哭腔说着。
我是喜欢他的呀。
我叫戴妍琦。我是一名职业电子竞技选手。我喜欢我们队长。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我只知道我应该是喜欢这个人的。我暗戳戳的喜欢他,all肖本子虽然我也是有的,俗话说爱他就上他。但是我还是有一点嫉妒本子上的那些人,他们很强,强的可以和队长站在一起,再看看我呢,只是一个新人,除了在同一个战队,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有一次在群里和沐橙姐和云秀姐聊天的时候,她们说队长有个暗恋的女孩子,我当时心里酸唧唧的,可能是我当时的语气太过于奇怪或者是无意中露出的酸意被察觉到了,喻队点破了我喜欢队长的事情。
当时我有点慌张,但是我还是承认了。隔天,经理进来和我们讲,队长转会去嘉世了。我懵住了,鼻子很酸,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根本收不住。一张嘴眼泪就从眼眶里掉下来,嘴里说的是我也不知道的没有组织的语言。
队长不在的日子我每天都有仔细的帮他收拾房间,因为我相信他肯定会回来的。我是这样希望的。
队长真的回来了!他还给我带了小点心。他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的呢?可是他又说队里没有小姑娘他可以喜欢。那我呢?也不可以吗?
我超级生气,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理队长。我在群里和他们讲,队长是个白痴大直男。
呸,死男人。
李队让我等着,他说过几天就要我好看。
我说我迟早要画个吴轩本给他。
江副让我当心点,最好这两天出门都要化个淡妆。
我有些不知所措,总感觉基佬们不安好心。
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下午,训练室窗口的木棉花开的正艳。我面前有个人,正拿着一束花递给我,他说。
戴妍琦,我心里缺一个女朋友,你愿意来吗?
我接过花,我说。
好。
我叫戴妍琦,我有个喜欢的人,他叫做肖时钦,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THE END

【肖时钦生贺24H/11h】
成年礼
送给十八岁的肖时钦。

长得好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2

暗华
小学生文笔,强行复健。
剧情纯属扯淡。
暗香男弟子「兰涵」x华山男弟子「奉禹辰」
1走评论链接




同走江湖,偕看山水的情意总是培养的很快。
兰涵总是抓不到可以做掉这个傻华山的时机。
奉禹辰也没看出兰涵敷衍了事的伪装。
他们就像是两个瞎子一样,一个还在无聊试探对方的深浅,一个已经被美色迷昏了脑子。
话说这江湖上纵马长歌提剑问月的日子的确是快意潇洒,可江湖上没有仇家打扰的日子也是难得。
那日,天有些阴,和往常一样的江南细雨密密连绵,奉禹辰觉得他的涵涵小姑娘心情不太好,有点殃殃的。
他摸摸鼻尖,心里想着,万一是人家小姑娘这两天到了不太方便的日子呢……
奉禹辰一手拉着兰涵一手撑着油纸伞,心不在焉的往前走,不料踢翻了个乞丐的破碗,乞丐哭闹着抱着他的腿。
奉禹辰无奈的从身上摸出几个铜板放进乞丐的手里,他觉得身边小姑娘的低气压又往下降了最起码一贯钱的尺寸。
傍晚十分,两人随便找了一处简陋可以避雨的客栈便住下了。用了晚膳,兰涵笑嘻嘻的对奉禹辰道了晚安后走进客房。脸上漏出了一丝的阴冷。卸下缩骨功变回自己原先的身型,飞出了窗口。那个街头破乞丐就是烧成灰他都认得。
那个重伤他十几位师兄师姐后砸烂了易居的万圣阁杂碎就是他带的头。出事的时候山上修为高的弟子都出去执行任务了。留在刀堂的师姐们嬉嬉闹闹以为不过是盛世太平,无人敢闯这暗香。他回去的时候见这人匆匆从山上下来一身血腥味,还以为是被山中野兽追赶的商客,甚至好心送了驱兽草……
他不会忘记那种感觉。黑色的土地里掺透了血液。那不是他任务对象的血,那……是他同门的血。
最让人感到耻辱的莫过于,这帮垃圾用了暗香暗地里贩卖出去的毒素……
而他或者是任何一位经历过那件事情的同门,如今要杀这种杂碎,无非就是抬手之间。
……
另一边
奉禹辰用剑撑着地。冷汗从鬓角留下来,杀手从天而降,哪怕他在警觉的第一时间就跃身而起,身上还是无可避免的受到了几道剑伤。
剑上有毒……
他眼前杀手的身影开始产生叠影,扛着虚弱砍死了几人后支撑不住单膝跪下后,恍惚间眼前金属色的刀刃划过杀手的喉咙,视线的最后是一双修长的带着薄茧的手接住了那把滴血不沾的双头刃。他感觉他好像被人不算太轻易地抱起来……
「好香……」
「不知道涵涵师妹怎么样了……」

换系统的小号开起来真的伤肝,漫长

具体应该是每次组完队把东西放在暗香身上就跑的和尚,强行刷脸刷存在。
暗香其实包裹快放不下了。然后又懒。说了很多次但是对面死不悔改。
被气哭。
shadiao你那么会掉东西你怎么不把自己给掉了qaq。

长得好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1

暗华
小学生文笔,强行复健。
不会太长大概也就五六章。
剧情纯属扯淡。
感情线说不清道不明。
暗香男弟子「兰涵」x华山男弟子「奉禹辰」







兰涵生的好看,暗香女弟子带着关师姐从他上山开始就喜欢捏着他脸揉揉搓搓,像是捏玩偶。他这次从山上逃下来的时候卖了自己的小师弟。当时仗着自己内力好,远远听见师姐们挤挤攘攘簇拥过来的声音,背上一阵冷毛汗,冲着还在吃糖葫芦的白白嫩嫩的师弟露出一个罕见的微笑,在师弟懵圈的表情里踏起轻功就跑,身上一分钱没带。师弟,师姐们的喜爱可是要好好代替师兄的份一起承受啊。
没带钱怎么办。
不怕。
我暗香弟子(男)有什么是不会的。在做完了一系列绣花做饭等让人感到侮辱暗影职业素养的事情后。兰涵盯上了红榜上的一个华山,长得好看,没我好看,看着傻不拉几,主要是他的赏金最高。
奉禹辰年纪轻轻修为高,在同辈弟子里第一个得了批准下山。倒也挺倒霉,见义勇为,硬生生把人家云梦小姑娘倒追武当的情况当做了道长强抢民女。被人家小姑娘吊上墙头赏金几千银。看着他自己挺想把自己脑袋割掉的……
华山没有想着男欢女爱的同门弟子,云梦的小姑娘也看不上奉禹辰这么个穷的叮当响的破剑客,暗香的妖女他要是敢去勾搭,他的脑袋估计要被高师姐拧下来……
他一直以为会自己孤独终老,死因承受不住门派巨额债务。
所以……在游历路上遇个长得好生漂亮的女侠真的是……上天的恩赐!
兰涵身上啥都没带,只带了一把主武器和一堆暗器。这华山正面肛他是肛不过,但是他暗杀本事好啊……
当代弟子就他一个阴飕飕的,杀人掀榜都抓赏金高修为低的道长。难得让他掀个华山都是因为整个榜都是少林秃头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
再怎么样实在打不过他还有美人计不是……
在两个穷光蛋在一个穷到底干脆破罐子破摔边走边压赊字条,一个绣花做饭边走边摆摊你追我赶的情况下碰头了。
“这位师妹是要去哪?”
“嗯?唔……不知道。师兄让我跟着你好不好呀!我刚刚下山……不知道可以去哪里!”
“和我一起走会有很多危险的,师妹你……”
“没事哒!我自己可以保护我自己!”
“那……我们一起走吧?”
“嗯。”
「救命女孩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师妹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诶,有吗?”
“嗯……凑近了闻得到,稍微远一些就没有了。”
“……这样吗。”
兰涵换了一身女子戒装,凑到华山旁边假装自己是个初入江湖的小女娃。捏着嗓子,说话软糯糯的。缩骨功也是个好东西,兰涵感谢送这个给自己的某同门正太控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