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掉了性别的尸骨

【伞修】三步之外(一)

谨慎食用

全场ooc

  “喂,阿修要是我英年早逝你会怎么样?”
   “哎呦你脑子里想啥呢,打boss呢,再说你祸害遗千年,还英年早逝呢,你要是能死的掉才怪。”
   “我就突然想起来而已,如果!如果!如果我英年早逝你会怎么样?会哭吗?会帮我带娃吗?会再一直打游戏打下去吗?”
   “啧,会会会可以了吧,前面的哭是不可能的,后面的带娃你要是不担心沐橙被我带坏倒是可以考虑,再说哥怎么可能会哭... ...”
        ... ... ... ...
        在苏沐秋的意识沉溺在满目的鲜血和剧痛中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死了。
         因为他正站在他的尸体旁边,看着“自己”被抬去医院,看着抢救室外哭的稀里哗啦的苏沐橙和靠在门口似乎医生一出来就能冲上去的的叶修,从背后看去,叶修一直很稳的手带着肩膀一直在颤抖,紧握的指节有些发白,苏沐秋想要伸手安慰妹妹,也想和从前一样抱住叶修告诉他们自己没事。
         但是他做不到,伸出去的手穿过了两个正在为了他哭泣难过的人,他已经死了。
         他不知道别人死了以后会怎么样,以前住的地方,隔壁的老人有时候会说一些神神叨叨的话,什么人死后会有黑白无常来接走死去的灵魂,什么六道轮回.... ....
         或许曾经的他可以大笑的拍着叶修的背,在叶修嫌弃的眼神里说神鬼骗人之类的话,可他现在似乎没有什么资格。
          突然苏沐秋愣了一下,他似乎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古怪的事情,可以让他从站着变成躺着,从医院回到家,有些恍惚的抬头看着离自己很近的叶修,他现在脑子有些僵,脑子里仿佛有一段东西被拉走了,他完全不记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是的,他现在正躺在叶修的床上,和睡着的叶修面对面睡着,鼻尖对着叶修的脸,当然叶修的床他不是第一次爬,但作为一个鬼他没想过自己还能继续爬,还是无意识的趴,啧,这也挺神奇的不是?这要是还活着他一定抱着叶修转上一圈,看见没!这就叫做真爱!
         已经去世的神枪大人还在做着白日梦,说到底,苏沐秋也只是一个18岁的少年,生死离别,对叶修来说,是突然,对他来说,也是这样。
         少年还带着稚气的脸没有醒着时那么锋芒外露呦,嘴唇就算在睡梦中也抿成一条线,苏沐秋有点糊的脑子清醒起来,皱着眉有些心疼的用透明的指尖抚过人有些暗色青黑的眼下,果然,自己的离世让他慌张了。
          ‘叶修... ...抱歉。’
          隐约间叶修好像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呢,是熟悉的声音,他迷蒙着眼睛翻了个身,起身看了眼隔壁苏沐橙的房间,灯暗着,苏沐秋的... ...也是。
         大概是错觉吧,未来的荣耀教科书揉了揉眉角,是他太想那个家伙了,这会连幻觉都出现了,轻啧一声,躺回床上继续入睡。
         等确定叶修完全睡着了,苏沐秋才一脸惊吓的从床底下穿出来,是他大意了,谁知道叶修那个家伙会突然起床,就算知道自己不会被看见,但是看见被自己夜袭的人突然醒了,谁不怕!妈的吓死鬼了QAQ
       简直有毛病,妈的智障,到底谁是鬼啊喂QAQ!
         苏沐秋飘到床上,低头注视了几秒,脸上的表情柔和起来,伸出透明的手想要抚平少年哪怕睡着依然有些皱起的眉头,末了手却收了回去,他想起他已经碰不到了,他不知道自己能陪他多久,但是... ...
        半透明的魂魄飘在床上,苏沐秋张开手,假装自己还能拥抱住叶修,“晚安。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想着自己何年何月会消散在这个世界,不如庆幸还能再用这双眼睛看着这个人。


兔女郎喻
ummmm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时间大概是训练营。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依然草稿流ooc
应该,应该是喻黄吧,大,大概。

格瑞瑞。
讲真我画的时候被外婆看见了。
“哎呦喂,你画的什么东西,小伙子头发怎么竖起来的啦……”
不行hhhhhhhhhhhhh
hhhhhhhhhhhhhhhhhhhh嗝。
瑞。

草稿流ooc
这线勾了五分钟。草稿撸了半个小时。
垃圾勾线。

突然不和的蓝雨正副队。
没有微笑的喻总+马勒戈壁哭了的少天宝宝+今天的风儿很喧嚣
来啊,你们猜啊。
发生了什么。
我要评论orz。
依然草稿流。

戴子澄:

哈哈哈哈哈哈哈点赞少粉丝少还不打标签的我无所畏惧!

沐秋的老婆阿衍(*ˉ︶ˉ*)っ♡:

杨洋演叶修


我的心吧
是盗笔粉的那一半,两年前就扎碎了
如今另一半属于全职的心,好像又要被扎了
还是被一个人给扎的


-扎心吗老铁
-没事的,扎习惯了


没事个卵啊
心尼玛都扎成蜂窝煤了




除了全职,沙海藏海花也要开拍了,我只想问问
天台还有没有地方


不要跟我说成品没出就这么消极啊之类的
一朝被蛇咬,我的心都让盗笔扎透了


一开始我对杨洋没感觉,他演了小哥之后我就转路人黑了,现在他要演老叶
据说还要加感情戏??


我不是黑不是喷,小伙伴说他可以演小周,我想想确实对
个人觉得,杨洋真的没有老叶的感觉






乱七八糟的牢骚
不接受谈人生
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你的偶像多努力


我又不是他的粉



其实我觉得沙溢就挺好的。







君陌槿:

#全职影视化的一点儿感想#
#不引战不撕逼#
#占tag致歉#
#仅代表个人观点#

开始动漫刚出时,我们不是一样很担心吗?但其实视美最后给出的答卷,与我而言,我觉得是远远超乎我的想象的。

有多少全职厨也是稻米?我不知道,但我本人算一个。
但就算不是,一五年稻米那场风波就真的没给我们每个混圈的人点教训吗?
盗圈的分崩离析,难道在全圈要再来一次?
就算新来的人是影视剧党是动漫党,我们又为什么不拿出当年对待小新人的友好态度去好好招待下新来的客人,让他们融入我们,而不是被排斥,导致内部分裂。

没有什么是说不开的。

一五年季播剧闹得那么凶,万千稻米的义愤填膺到现在竟成了个反面教材。
没必要的。

我还记得我刚入全职时,浪的是贴吧,当时吧里每个人对待新人的态度十分友好。刻意来挑事儿的开始也没一来就撕破脸,有一篇黑叶神的同人结果被当成了虐梗玻璃渣,最后还是原作看不下去了才出来说了句我是在黑叶修。
不得不说这是全职这个圈独有的东西。
真粉似黑。
好像只有全职才把这四个字上演的的淋漓尽致。(如果还有其他家的怪我孤陋寡闻我的锅我的锅)
没有什么梗是玩不开的,也没有梗是不敢玩的。只要原作里出现,同人里就会出现。

而全职的背景设定,人物设定,情节设定,都无疑注定了这是个燃到爆的故事。

玩梗,我们的同人相关就笑到前仰后翻,
原著向,我们的同人相关就燃到热泪盈眶。

不论动画怎么样,影视剧怎么样,原著都在那里,我们的热血寄托也都在那里。好,我们就全力支持,不好,我们就返身看原著。

我们喜欢全职,这就是我们的荣耀。
闪亮而恒久。

我们可是全职厨,你以为呢?

面对这样的事,我们早该预料到不是吗?

不如就让我们全职厨带头,开一次书粉新的,友好的,理智的,冷静的,对待影视化的先例。就像叶修开辟第一个盛世。

我希望经年之后,再谈起全职,我们依然热血沸腾。

无关的言论不理会不参与。
太脑残太傻逼的言论你由着他闹,不过跳梁小丑。如果他们自己真闹大了,难堪的也是他们自己,我们应该清楚这一点。如果我们去闹大,只会给我们喜爱的全职惹骂名。
没必要的。
我们全职厨都是小仙女,撕逼不是我们该干的事儿。拿出我们对待原作和同好的一点点耐心和友好,去对待前路未卜的影视化吧。

动画党也好,影视剧党也好,它们的简称前都还有几个字,叫做《全职高手》。

别着急着去骂,给自己留点余地,出了之后有毁,不看就是了,撕起来两家不愉快谁都讨不找好。这点,我还是想举,也只能举盗笔季播剧的例子。

全职圈是我见过最友好的圈子,它带给我的感动太多太多,才有了这里的絮絮叨叨。

原著是毁不了的,书在那里,风雨不动。

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好好的,平静的对待影视化后的局面,没必要撑起什么原著党的大旗。羊毛也有全职厨,全职厨里也有羊毛,圈子很大,就很少有单圈。闹起来,双粉就两边不是人。这个感受,我切身体会。我是稻米,也是蜜蜂,李易峰的峰。
一五年的事,我是真的怕了,心有余悸。
经过一个晚上,我还是决定说点儿什么。
但也就这样了。

文笔有限,不喜勿喷。

————
最后引用虫爹的一条微博,除了话题和表情,完整版。
↓↓↓
接之前的某条微博,首先我这里天还是亮着的。
然后进主题。
有关叶修,其实这么多年各种访谈、活动,七七八八说过太多次,感觉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后来一想,每次说的也不是都被所有人看到,所以想哪说哪的概括一下,也是非常可以的。
全职的故事结构特别简单,就是一位已过职业生涯黄金阶段的职业选手退役重来,重返巅峰。
这样的故事脚本不新鲜,这样的故事结局无非是两种,一种是悲壮的英雄迟暮,这种状况是客观的、实事求是的,以及愁人的;因为愁人,所以我选的是另一种,最后华丽丽重新站回巅峰。
这种结局更让人神清气爽,童话故事一般都会是这样喜人的结局。不过在竞技体育里,这样的事也不算特别童话,就有一些天赋异禀的神人,在年龄已过巅峰的状况下保持着超标的竞技状态。最有名的我觉得应该是乔丹,95年退役重返NBA时32岁,到35岁三年间连拿总冠军,让其他人再次体会到“被支配的恐惧”。
相比之下叶修没有这么过分,但他就是这一类的人——在他所属的荣耀竞技领域,天赋异禀的超一流选手。更让人绝望的是,作为一个天才,他还有着不输给任何人的热情、专注,和勤奋,在职业生涯最后一年,带着自己退役期间搜罗到的小伙伴,认认真真地争取着冠军。
他所想的,其实也不是什么不留遗憾的离开,冠军这项对他来说不是空白,他是一早就已经统治过联盟,愿意的话可以老早就声称“荣耀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挑战了”一类的话。他没有,不是因为“冠军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因为因为热爱。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这样的持久不变热情,写在书里就是一句话的事,但想真正做到其实非常非常难。就拿我自己来说,写书已过了十年,虽然还在兴趣使然地继续着,但与最初相比,实在无法厚着脸皮说我还和那时一样积极热情——请不要去数我那时的更新,我那时的更新比现在还要不稳定,但写作时的状态和心情比如今要雀跃得多。
所以老有人问你写主角是不是在参照自己时,我都会不假思索的否认。
怎么可能呢?书里的人物比起我自己实在美好得太多太多了。我会那样写,大概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一种自己的向往吧。
很高兴,自己的向往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共鸣。很感谢,叶修可以受到这么多人欢迎。
最近纷纷扰扰的一些争论也看到了,那些容后再议,今天就先不说了,毕竟天就快要黑了。
只是还是要特别郑重地奉劝一下可敬的书友们。
本故事以及人物,都纯属虚构,请大家保持理智的喜爱。在诸位的生活中,健康、家庭、工作、学习、朋友,等等才是更加重要的东西,全职以及叶修以及书里其他的种种,都应该只是大家茶余饭后一抹可有可无的调剂,不必太过介怀。
书在,他们就在,我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变。
最后,端午节快乐。
↑↑↑
————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变。

捧着虫爹这句话,敞开我们全职厨友好的怀抱,去迎接,一个未知的未来吧。

这是我们的荣耀,守护好,是每个全职厨应该做的事。抱歉这句话有点儿道德绑架的成分了。

要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有一份冷静的心态。像我们喜欢的角色一样。面对风雨波澜,无畏无惧,无怒无悲。

希望我们能借鉴一下我家叶修面对嘉世黑他时的态度。

我们可是全职厨啊,你以为呢?
「我一直在想
这游戏要多难忘
才让你和我
变成热血的模样
我坐着为王
握紧时间的权杖
耀眼吗还是说疯狂
我用这白苍
赌一把我的信仰
还要继续吗
如我西沉的模样
还不停下吗
坐在荣耀的中央
峥嵘是不会散场
亦不会消亡
我一直在想
这游戏要多难忘
才让你和我
变成热血的模样
我坐着为王
我一直在这地方
耀眼吗这是荣耀这就是疯狂」
这可是,我们的荣耀啊!

虫爹微博镇文